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馬路上的“情緒殺手”怎么防

2021-11-30 09:35瀏覽數:1 
馬路上的“情緒殺手”怎么防
“路怒癥”癥狀因果調查


● “路怒癥”通常指因開車時交通堵塞或因不理解其他司機的駕駛行為,從而產生憤怒情緒。在這樣的情緒下,發作者可能會作出胡亂變線、強行超車、闖黃燈、罵臟話等行為,嚴重者甚至可能會攻擊其他車輛或司機

● “路怒癥”看上去是一種心理問題,其背后既有司機對個人情緒的控制力因素,也可能受生活節奏、路況壓力等情況影響,其心理本質還是對交通文明的漠視

● 治理“路怒癥”需要綜合施策:加快交通建設,從物理上徹底解決交通擁堵的問題;對“路怒癥”演變成違法行為造成后果的,要采取嚴厲打擊措施;加強對駕駛人員心理的調適和教育,在駕駛證培訓環節增加一些駕駛心理的教育培訓課程,從早期階段進行干預

□ 法治日報全媒體見習記者 孫天驕 張守坤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磊

今年國慶假期,家住北京市昌平區的秦雅和朋友自駕出行游玩。在北京城郊排隊上高速時,因為車速慢了一點,右側一輛汽車突然提速加塞。秦雅立刻就火了。她先是“啪啪啪”按了數次喇叭,然后拿起手機,邊拍對方車牌邊在嘴里念叨:“這么著急,趕著去投胎是吧。我要曝光你,讓你加塞!”

緊接著,她追上去降下車窗,大聲朝那車喊:“你加什么塞啊,提前給信號了嗎,碰車了你賠嗎?”前車的乘客從車窗處回過頭來,不屑地撇嘴和翻白眼。這讓秦雅更生氣了,要不是朋友在車上一直勸她算了,她當時甚至有“一腳油門跟他拼了”的沖動。

事后,朋友對秦雅說自己當時嚇了一跳,想不到平時脾氣特別好的她因為被人加塞,就像變了個人似的。為此,秦雅也感到有些慚愧:“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開車,小事都能變大事,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span>

和秦雅一樣被“路怒癥”裹挾的駕駛員一族并非少數。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曾在北京、上海、廣州3個城市隨機抽取900位司機開展問卷調查,約35%的司機承認自己屬于“路怒族”。

“路怒癥”通常指因開車時交通堵塞或因不理解其他司機的駕駛行為,從而產生憤怒情緒。在這樣的情緒下,發作者可能會作出胡亂變線、強行超車、闖黃燈、罵臟話等行為,嚴重者甚至可能會攻擊其他車輛或司機。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路怒癥”看上去是一種心理問題,其背后既有司機對個人情緒的控制力因素,也可能受生活節奏、路況壓力等情況影響,其心理本質還是對交通文明的漠視。緩解“路怒癥”問題,重點是提高駕駛者個人的交通文明意識和規則意識。

遇到加塞容易憤怒

漠視規則引發糾紛

因前車車速過慢而猛按喇叭、因前車突然變道而在駕駛座罵出聲……秦雅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患上“路怒癥”。要知道,平日里她與人聊天時都是輕聲細語的,身邊朋友評價她的性格“非常溫柔”。

實際上,從第一次開車上路到成為一位“路怒癥”司機,25歲的秦雅只用了3個月時間。

秦雅回憶,自己的“路怒癥”癥狀可以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還只是自己坐在駕駛座上默默吐槽;第二階段就開始鳴笛示警影響自己加速的前方車輛和橫穿馬路的行人;第三階段已經演變成會一腳油門加速超過前車,偶爾還會降下車窗和突然變道的司機“理論”兩句。

意識到自己開車時容易情緒失控,秦雅也經常反省,可開車時一碰到路況不好或者有不文明駕駛的司機,還是容易煩躁憤怒。

來自福建省泉州市的洪林和秦雅一樣,平時待人和善,很少發脾氣,可開車上路后脾氣就變得異常暴躁。有時看到那些在城市道路上開遠光燈的車輛,脾氣就上來了,總是忍不住嘟囔“兩邊都是路燈,難道是瞎了眼嗎?”

最讓洪林忍受不了的就是遇到其他車輛加塞的情況。起初,洪林會因為害怕與對方發生剮蹭而減速避讓,次數多了,洪林感覺自己吃虧了——“做了避讓,對方也不領情,反而助長這種行為”。于是再遇到別人加塞時,洪林既不讓速也不讓道,而是直接加速超過去,如果對方按喇叭或者降下車窗表達不滿,洪林也會搖下車窗口頭回擊。

記者梳理發現,隨著城市車輛不斷增多,駕車引發的情緒沖突越來越多。此前有地方公安交管部門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產生“路怒癥”的原因多種多樣。因新手開車不懂規則動怒的司機占比22.9%;因堵車和路況不佳導致動怒的司機占比48.1%;因別人交通違法,即使沒有影響到自己也動怒的司機占比26.6%;因周邊車輛加塞或者超車動怒的司機占比29.7%。

在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北京市交通運輸法研究會副會長鄭翔看來,“路怒癥”是一種心理問題,人一坐進車里,就有種自己也有鋼筋鐵骨的幻想癥狀,但其心理本質上還是對交通文明的漠視。

“從社會層面原因來看,現代生活節奏加快導致人們的壓力增加。人們更愿意‘即時滿足’,不愿意拖延,抵達終點的強烈愿望使得人們無法享受駕駛的樂趣和在途中的從容。任何拖延抵達終點的因素,都變成了駕駛人眼中的障礙,就容易發怒?!编嵪枵f。

“路怒”背后教訓慘痛

生命財產或遭損害

近年來,因為“路怒癥”導致的交通事故屢見不鮮。

數據顯示,2012年1月到2015年4月底,全國公安交管部門查處強行變更車道、強行超車、違法搶行、強行違法占道行駛和不按規定讓行等“路怒”違法行為共計1.04億起。根據公安部官方數據,2013年導致事故起數8.02萬起,同比上升4.9%。2014年又上升2.4%,這個數據在2015年1至4月份,再上升1.7%。

這些數據背后,可能是一個又一個慘痛的悲劇。

2021年8月5日,G4京港澳高速公路湖南岳陽段北往南1411km處,發生一起惡意別車案件。司機宋某懷疑后方車輛想超車,氣不過便直接逼停后方車輛,造成3車追尾,2人當場死亡。

2021年10月3日,滬昆高速江西橫峰段發生一起交通事故。司機李某以110km/h的速度在慢車道行駛,在距前方一輛大貨車不足20米時,突然加速超車,結果在向左穿插變道時與左側車道上一輛黑車發生剮蹭,造成兩車翻車,李某妻子因撞擊猛烈致死。

這些公開的因“路怒癥”引發的交通事故讓家住北京市西城區的戴倩深感后怕。她沒有想到,自己也會碰到這個“情緒殺手”,也慶幸躲過了一劫。

今年4月中旬,戴倩前往外地出差,在發車前1個小時用打車軟件叫了一輛快車前往車站。行駛一段后,一陣突然撞擊和一個急剎車,將戴倩整個人摔向前面,臉部撞在前排汽車座椅上,耳機線都被拽斷了。鼻子發酸,眼冒金星,戴倩好久才緩過來。

原來,戴倩所乘車輛的司機看到另一側車道車輛行進速度更快,為圖速度,在沒有打轉向燈和減速的情況下,直接打了方向盤變道。而后方車輛在看到該車輛有加塞的動作后,想一腳油門搶先通過,于是兩輛車撞在了一起。

此時,快車司機不僅沒有辦法繼續送戴倩,而且兩輛車相撞還造成該路段交通擁堵。驚魂未定的戴倩為趕時間,匆忙下車在路邊又攔了一輛出租車,最后還是錯過了列車發車點。后來,她向打車軟件客服反映情況,客服回應稱那位快車司機被交管部門處以罰款,平臺也退還了戴倩支付的車費。

根據后果進行處罰

輕則扣分重則刑拘

因“路怒癥”引發交通事故應當作何處罰,其依據是什么?

北京市律師協會交通管理與運輸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魏鎮勝稱,“路怒癥”在法律上并沒有明確的定義和概念。對于“路怒”行為可能涉及哪些法律規定,要看行為產生的后果。

記者查閱各地公示案例發現,對“路怒癥”情況的處罰輕則作罰款扣分處理,重則被刑拘。

今年8月的一天,在湖北省黃石市下陸區談山立交橋路段,司機呂某正常行駛時,一輛小汽車突然從輔路右轉駛出,導致兩車差點追尾。呂某遂心生不滿,故意超車至對方車輛前方,多次將對方別停,并向對方車輛做出侮辱性動作。因駕車時有妨礙安全行車的行為,呂某被罰款200元,扣2分。

10月11日晚,在江蘇省常熟市濱江區一條馬路上,司機馬某正常行駛時被另一車輛駕駛人朱某惡意逼停。原因是朱某駕車從輔路行駛至主干道時,馬某駕駛車輛直行沒有禮讓,朱某一時怒氣上頭,做出逼停舉動。最終,朱某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

11月3日上午,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湖南湘潭段,司機虞某駕駛小汽車超車時,認為附近一輛大客車未及時讓道遂產生報復心理,連續多次長時間別車,最后將客車別停在超車道,招致大客車副駕駛林某對虞某進行毆打。最終林某因故意毆打他人被處以罰款500元的行政處罰,虞某則因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被刑事拘留。

對于“路怒癥”可能招致的不同程度懲罰,魏鎮勝介紹說,如果駕駛者強行超車、并線、不停鳴笛,這些行為違反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按照相應條文要求,要受到罰款、扣分等行政處罰。

第二個可能觸犯的法律是治安管理處罰法。魏鎮勝說,“路怒癥”升級,雙方車輛發生了剮蹭,或者車撞了行人,或者兩方下車后發生了輕微肢體沖突,這種情況都會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可能會被罰款、警告或行政拘留。

“嚴重的可能會違反刑法?!蔽烘倓僦赋?,如果兩方車輛相互別車,競速追逐,這種行為和醉駕是一個罪名——危險駕駛罪。而如果發生的肢體沖突鑒定后達到輕傷以上標準,就可能構成故意傷害罪;如果在公共場所,雙方糾紛嚴重影響了交通,還可能會構成尋釁滋事罪。

“在實踐處罰時,‘路怒癥’不是減輕處罰的情形,如果沒有伴有吸毒、酒駕等情形,也不是加重處罰的情形。也就是說,單純的‘路怒癥’是否構成精神異常、是否減輕或增加其法律責任,在我國法律中還沒有相關規定,不作為執法參考依據?!编嵪枵f。

加強心理調適教育

提高交通文明意識

由于“路怒癥”是一種情緒刺激下的外放表現,專家認為對于“路怒癥”的治理最重要的還是司機個人要形成交通文明意識和規則意識,外界則可以通過教育等其他方式輔助司機文明安全駕駛。

“比如,在駕照考試時設置理論考試,在理論考試中增加更多的‘路怒癥’警示類題目,讓司機從起步階段就養成防‘路怒’的意識。還可以在社區、路面上設置顯著教育警示標語,潛移默化影響人們的觀念?!蔽烘倓俳ㄗh。

交通運輸部管理干部學院教授張柱庭則提出,治理“路怒癥”需要綜合施策:加快交通建設,從物理上徹底解決交通擁堵的問題;對“路怒癥”演變成違法行為造成后果的,要采取嚴厲打擊措施;加強對駕駛人員心理的調適和教育,在駕駛證培訓環節增加一些駕駛心理的教育培訓課程,從早期階段進行干預。

鄭翔稱,對于司機個人來說,如果遇到故意加塞、別車,但沒有造成交通事故,路上也沒有現場執法人員對其進行處罰的情況,可以通過行車記錄儀記錄視頻等證據向交通管理部門舉報。如果是出租車司機、網約車司機患“路怒癥”,乘客可以提醒司機穩定情緒,也可以利用平臺舉報,讓平臺給予處罰。

鄭翔提到,法律規定一方當事人故意造成道路交通事故的,他方無責任。所以遇到對方因“路怒癥”造成事故的,當事人要保持克制,不要“以暴制暴”。否則,本來是受害方,卻轉為責任方,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從目前被曝光的因“路怒癥”引發交通事故案例來看,公交車、重型車、?;嚨人緳C出現“路怒癥”的情況較少。

對此,張柱庭提出,公交車、重型車、?;嚨葘儆诮洜I性車輛,之所以這種車輛的“路怒癥”問題較少,跟駕駛員的結構有關。

“凡是這種經營性車輛的駕駛員,大部分都是有單位進行管理的,國家各有關部門針對這些經營性運輸崗位,陸續提出了一些政策和法律要求,近年來越發關注駕駛員的素質和心理健康。從事經營性運輸業務的單位也積極貫徹相關政策,對員工開展了一些相關的教育和培訓工作?,F在行業內大部分單位、工會都會定期家訪,從家屬角度對駕駛員心理狀況進行調查了解,從而有效規制了駕駛員的情緒問題?!睆堉フf,這對法治宣傳進單位工作如何進一步做好有一定的借鑒和啟示。

(文中秦雅 洪林 戴倩均為化名)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